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50期一波中特:第五章 雨中送傘

作者:淮西字數:2373更新時間:2019-05-23 16:59:16
    “……”騎

    “火箭”那位十分

    “坦蕩”,從頭到腳沒有一點遮擋,一頭短發支棱八叉地迎風飛舞,在車道上見縫插針一路超車,車技相當了得。

    “陳星還有6號的咖啡!”

    “我說老徐同志,說多少回了不要隨便開門開門也關著防盜門您怎么能回回違法亂紀頂風作案呢!”陳星扶著門框脫鞋,對著沙發上的后腦勺

    “疾言厲色”。方澤等紅燈的時候開了車窗,難得噪音分貝降低,他得多吸兩口純天然有污染的氣兒。

    胳膊撐在車窗邊,余光瞥見后視鏡里閃過一抹十分亮眼的黃色——第一次見把小黃車當火箭騎的奇人,方澤好奇地探頭朝機動車道瞥了一眼。

    騎
奪舍寧采臣作品目錄
    “火箭”那位十分

    “坦蕩”,從頭到腳沒有一點遮擋,一頭短發支棱八叉地迎風飛舞,在車道上見縫插針一路超車,車技相當了得。

    祖孫倆相依為命,陳星有什么事都跟老徐知會一聲,包括她工作的變動還有心里想法什么的,老徐不明白的她就給她解釋。

    老太太知識分子,頭腦清楚看得也開,是個可以分享事情的長輩,但即便如此,陳星依然有報喜不報憂的時候,比如為什么離職就沒說。

    陳星洗完了出來,家里什么臟東西都看不見了,飯桌上利利索索擺著晚飯,熱乎乎香噴噴。

    方澤按照原線路直行,找路口掉了個頭,拐到了

    “火箭”行駛方向,沒兩分鐘,何瀚打來了電話。歃血皇銘作品目錄

    “陳星還有6號的咖啡!”陳星洗完了出來,家里什么臟東西都看不見了,飯桌上利利索索擺著晚飯,熱乎乎香噴噴。

    “方總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繃趿崍崽酒?,一邊收拾東西往外走,

    “哎陳星,你家在哪頭啊,順路就一起走???”這年頭年輕人都是把老人當娃待的,可老年人大都自詡鹽吃得多,對小輩的過度關愛一向嗤之以鼻。

    老徐同志說了,陳星小朋友走路都是她教的,腳步聲聽二十來年了,一進小區門她就能聽見,她不傻,外人來她是不會開的。

    祖孫倆相依為命,陳星有什么事都跟老徐知會一聲,包括她工作的變動還有心里想法什么的,老徐不明白的她就給她解釋。

    老太太知識分子,頭腦清楚看得也開,是個可以分享事情的長輩,但即便如此,陳星依然有報喜不報憂的時候,比如為什么離職就沒說。茅山志作品目錄

    “陳星,你先幫我接待一下26座的阿姨!”陳星一只腳已經踏出門了,懶得再回頭,

    “不用了叔,馬上就到地鐵站了!”天氣預報播完,老徐才回頭看外孫女一眼,兩手一拍叫了聲祖宗,

    “你這模樣是掉水坑里了吧,傘都比你干凈……哎?誰家的傘這是?”

    “陳星,你先幫我接待一下26座的阿姨!”陳星撇撇嘴,把傘放回車籃里,騎車直奔地鐵。

    祖孫倆相依為命,陳星有什么事都跟老徐知會一聲,包括她工作的變動還有心里想法什么的,老徐不明白的她就給她解釋。

    老太太知識分子,頭腦清楚看得也開,是個可以分享事情的長輩,但即便如此,陳星依然有報喜不報憂的時候,比如為什么離職就沒說。超級仙武無彈窗

    23.224.255.35,23.224.255.35;0;pc;5;磨鐵文學HZ就完全不一樣了,看得出來老板非常無私,他很樂于培養員工的各項能力,什么跟客戶接觸,去工地搬磚干雜活,理論技能方方面面,哪里不擅長惡補哪里。

    那么多怨聲載道不是白來的,因為很多設計師就只想蹲在辦公室里創造藝術,根本不想經歷最初的打磨。

    “我在環南橋附近?!背灤歉壞萊雒?,

    “你呢?”

    “我說老徐同志,說多少回了不要隨便開門開門也關著防盜門您怎么能回回違法亂紀頂風作案呢!”陳星扶著門框脫鞋,對著沙發上的后腦勺

    “疾言厲色”。

    “這么遠???那你上下班豈不是很辛苦?”劉玲玲挺意外的,下午的時候有同事傳新來的陳星關系很硬,雖然也不知道從哪傳起的,但第一印象是她家里條件應該不錯。美女明星的貼身助理作品目錄

    可老城區的環南橋是出了名的

    “留守地”,大概類似于城里人口中的

    “老家”,那片兒沒什么像樣的企業,距離市中心也遠,唯一的好處是房價低,所以聚集了一大批的低產階級與外來人口,整體環境挺亂的。

    “方總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繃趿崍崽酒?,一邊收拾東西往外走,

    “哎陳星,你家在哪頭啊,順路就一起走???”這事陳星知道后差點沒嚇死,可又不能真的數落老徐,只好請求鄰居沒事幫忙看著點。

    倒是那之后老徐開始惡補防騙手冊,現在一提起來她就以防騙專家自居,上兩天還幫助小區一老大爺成功挽回了兩萬塊棺材本,被老年活動中心授予防騙標兵榮譽稱號,錦旗就掛在客廳里。

    老徐當時一聽就急了,沒多想就給騙子開了門,幸好當時鄰居路過問了一句,提醒老徐打個電話先問問,那騙子一聽這話就嚇跑了。

    “方總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繃趿崍崽酒?,一邊收拾東西往外走,

    “哎陳星,你家在哪頭啊,順路就一起走???”

    “同事的唄,我的傘讓風吹跑了?!背灤前押諫》旁諦卮⑽錒襠?,脫掉衣服直接進了浴室,

    “對了老徐還有肉,你看著切點裝盤?!?br/>
    “陳星還有6號的咖啡!”陳星:“……”天氣預報播完,老徐才回頭看外孫女一眼,兩手一拍叫了聲祖宗,

    “你這模樣是掉水坑里了吧,傘都比你干凈……哎?誰家的傘這是?”老徐當時一聽就急了,沒多想就給騙子開了門,幸好當時鄰居路過問了一句,提醒老徐打個電話先問問,那騙子一聽這話就嚇跑了。

    “不缺,這不是不工作心里慌么?!?
上一章 谁有一波中特料 下一章